18637302099

在线留言X
快速询价 拨打电话

专业修磨剪板机刀片

我们慈溪称菜刀为“薄刀”,这是颇有水平的:如此面积的刀具,有哪种比它还要薄?

“酒香不怕巷子深”

1970年摄制的京剧艺术片《红灯记》里,有个扛着长板凳的磨刀匠,以“磨剪子来戗菜刀”的吆喝之声,作为从事地下工作联络员接头暗号的情节,以及走街串巷,边走边吆喝的磨刀匠形象已被很多人所熟知。

为方便顾客上门寻找,自家房子周边都写上了“磨剪刀”三字

而我们这里磨刀匠的形象,在自己儿时的印象中不完全与《红灯记》所塑造的那样:一是吆喝声不一样,是浓重的三北口音“磨剪刀、戗薄刀……”;二是其“行头”也绝非只是一根带有磨刀石的长板凳,而是也象过去铜匠那样挑着担子,其中一头放的是手用“家生”,一头才是带有磨刀石的长板凳。

剪刀的销子:松紧有度

“磨刀不误砍柴工”

带着对这一传统老手艺的眷恋,我事先经一位友人的引荐,在坎墩周家南路的“红元弄19号”,找到了一位仍然在这块阵地上坚守的磨刀人。

砥锋挺锷

砥砺

专业修磨剪板机刀片

不露锋芒

他叫赵家圆,虽已已进入了“花甲之年”,但为他人磨刀坚持依旧。

琢磨

说起他个人的磨刀史,坦言自己并非是“科班出身”。他说他的父亲是裁缝。裁缝师傅除了缝纫机之外,还有三件宝,那就是灰线、尺子与剪刀。

藏锋敛鋭

砥锋挺锷

“磨刀不误砍柴工”

由于笔者的母亲也是裁缝,因此也早已知晓这三样东西对裁缝师傅而言是多么的至关重要。其中“灰线”,就是最早时在布料中划样作记号的一种颜色粉。

锋芒逼人

家圆师傅说他父亲的剪刀都是自己磨的。在自己十七八岁时,每当见到父亲磨剪刀时,他都会认真在旁边加以揣摩,并在父亲的指点下,也就慢慢掌握了这门技艺。于是,从事裁缝行业的父亲则也自然成了他以后传承磨刀业的师傅与引路人。

砂轮也是一种新磨法

专业修磨剪板机刀片

涂点油,延缓锈

当然,那时他还没有将自己已掌握的这门技术,专门作为一门向社会提供服务的职业。真正打出“磨刀匠”的旗号、服务乡邻则是从10年前才开始的。

磨刀霍霍

2007年那年,家圆师傅所在的坎中村要组建护村队,当时的一位村主要领导,觉得他是一个比较合适的人选,于是邀请正在外地一家企业工作的家圆师傅,回村作为其中的一名骨干参加护村队。

锋芒毕露

护村队的主要任务是夜巡,而白天一般都可休息。每当休息时,其他队员都有各自的承包地,而他因是“非农户”家庭,没有土地可伺弄,而那时“磨剪刀、戗薄刀--”之声已几乎消声 迹了。于是感觉自己在年轻时学到的那门手艺大有“用武之地”,正式挂牌开始起自己磨刀匠的职业生涯,并一直至今还在坚持着。

成语“带砺河山”的“砺”指的就是磨刀石

因为家圆师傅与此手艺有缘。所以对我们这里过去磨刀匠走街串巷、走村入户的情景就显得更为关注。他印证我们的磨刀匠是象铜匠那样挑着担子,其中一头放的是手用“家生”、一头是带有磨刀石的长板凳的。

砂轮欢语

他说:我是10年前开始正式从事这一手艺的。其中在七八年前还有一操庵东口音的老磨刀匠,晚上借宿在周家路街的一爿小旅社里,白天在周边兜揽生意。过了一段时间,再也未见他来过。从此之后,坎墩这一带的大街小巷中也根本见不到其他磨刀人的踪影了。

初试锋芒

他说:磨剪刀、磨薄刀、磨其它刀具,看似简单,其实也有很多讲究的。手将刀剪按在磨石上的轻重、选择磨石颗粒的大小、刀口与磨石的角度控制等等,全凭个人在长期的操作实践中慢慢积累起来的。

专业修磨剪板机刀片

磨刀霍霍

家圆师傅研究磨刀技巧实在是钻研得非常细的。如说到同样是一把裁剪布料的剪刀,由于布料有厚薄的不同,磨刀时也都有不同的讲究的。因此,他在磨剪刀之前,总是要先询问顾客之后再下手。

藏锋敛鋭

锋芒逼人

小试锋芒

附近有位既打剪刀又磨剪刀的老师傅,也在七八年去世的,在世时,他也多次悄悄地去“偷”学过技术。他坦诚地告诉笔者:很多技巧性的经验都是从那位师傅的实际操作中揣摩而来的。

砂轮也是一种新磨法

不露锋芒

成语“带砺河山”的“砺”指的就是磨刀石

谁与争锋专业修磨剪板机刀片

如今人们的生活条件好了,刀剪用过一段时间后发现钝了再换新的?答案是否定的:任何铁制的农具、工具乃至家用刀具,总是“用出头的‘家生’最顺手”因而社会也就难免需要磨刀匠啦!

工具虽简单,工艺有讲究

这位磨刀人说,所有刀具他都会磨的,大至修剪树枝用的园林大剪刀,小至念佛大妈在佛品中剪花用的小剪子。旁边几位在场的邻居也说:他的生意还蛮好格,周边10多路外的人,也经常有人手提着许多刀剪来找他磨的。

涂点油,延缓锈

琢磨

锋芒毕露

我问及家圆师傅:既然有这么好的手艺。也何不与过去的磨刀匠那样“游走四方”呢?他如实相告:早年也曾转过这一念头,但遭到家人反对,现年龄毕竟也已60挂零了。好在通过新老顾客的相互介绍,送到我家来要磨的刀剪数量已非常多,因此也就打消了这一想法。

“脱胎换骨”

现虽然还有象家圆师傅那样的磨刀匠,但毕竟可说是“凤毛麟角”,而在街头村尾听到象过去那样“磨剪刀、戗薄刀--”的吆喝之声,或许只能是作为一种记忆中的碎片,惟有进行淡淡的回味而已了。

- END -

专业修磨剪板机刀片
联系我们
热销产品